對大多數人而言,住在掛在峭壁上的帳篷中露營過於刺激。不過在美國職業自由攀爬高手考德威爾夫婦眼中,攀上海拔900多米高的峭壁,住進“外掛”帳篷,忍受刺骨的低溫,還要不時留意落石,卻是堪稱完美的一天。徒手攀登考德威爾夫婦來自科羅拉多州埃斯蒂斯帕克,丈夫湯米現年35歲,妻子貝卡27歲。兩人均是自由攀爬高手,攀岩就是他們的日常“工作”。自由攀爬又稱徒手攀登,屬於攀岩運動的一種,指攀爬者只靠四肢抓踩天然的把手點或踏足點。對自由攀爬者而言,繩索、保護支點只是用來保護安全,而非上攀的助力。為提高安全繫數,攀爬者大多結對工作。這樣,當其中一人出現危險時,另一人可以及時伸出援手。多變的天氣條件,比如風、雪、掉落的冰凌等,會讓攀爬更具風險。考德威爾夫婦“出工”一次通常要歷時數周,他們在崖壁上搭建簡易帳篷,以便在結束一天的高強度運動後歇歇腳。崖壁露營英國《每日郵報》16日刊登的一組照片中,考德威爾夫婦正在加利福尼亞州約塞米蒂國家公園中的埃爾卡皮坦(酋長岩)上露營。他們採用輕質帳篷和攀爬器械,以抵禦夜間滲入骨髓的低溫。帳篷頂部使用保暖材料,但在上午常會受到上方落下的冰凌的“空襲”。不過,住進掛在崖壁的帳篷里並不影響考德威爾夫婦的日常活動。照片中,他們悠然自得地在帳篷里進食、睡覺、放鬆、看書。如果不是背景中光滑的崖壁,人們很難猜出他們處境險惡。說到這組珍貴的照片,還要感謝勇氣可嘉的攝影師科里·里奇。里奇來自加州的南塔霍湖,現年37歲,是探險攝影師,從18歲起開始攀岩。勇者同行為記錄下考德威爾夫婦不同尋常的露營經歷,他不僅跟隨他們攀爬峭壁,像他們一樣住進崖壁帳篷,還要不時從危險的角度按下快門。比如一張照片中,湯米作為“前鋒”,在尋找一處能承受他和貝卡體重的落腳點,下方是貝卡帶著帳篷,而里奇為拍照取景,必須單獨行動,而且要比湯米的攀爬速度更快,難度可想而知。“我通常疲憊不堪,從中沒得到多少樂趣。我得承認,第一次這麼做感覺挺害怕,不過習慣之後,就像是天性使然,跟在地面露營沒什麼區別,除了沒有篝火,”里奇說,“晚上待在崖壁帳篷里很奇妙,最終我停止工作,躺下休息。我(像他們一樣)凝望著星空,吃下晚餐。”“人們總是對生活在垂直世界里的人交口稱贊,那裡有終極風景,也是露營的終極場所。”(新華社供本報特稿)  (原標題:在千米崖壁上露營)
創作者介紹

ceiling fong

ysfuruvwo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