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北京5月31日消息(記者)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明天就是六一兒童節了。到這個時候,小朋友們總被問到有什麼願望,有什麼夢想。當科學家、做老師、賺大錢、打耳洞……這些都是孩子們對未來生活的憧憬,多彩、多變、美好。而對於躺在山東泰安東平縣病床上的崔博文來說,5年來他可能就只有一個願望,把病治好,活下去。
  崔博文,13歲,家中獨子。2009年,上小學二年級的崔博文查出患上了“再生障礙性貧血”,三年級被迫輟學治病。5年的治療花費,讓本不富裕的家庭更加捉襟見肘。他開始在微博上求助。
  現在,通過微博等網絡渠道來求助已經是很普遍的方式了。但和許多需要幫助的患兒不一樣,13歲的崔博文在自己發微博,求關註,求幫助。
  崔博文:爸爸在我們縣裡打零工,一月一千多。媽媽在我沒生病之前在我們那的一個鐵礦里打掃衛生,現在就是在醫院里一直照顧我。我媽沒上過學,我爸得上班,只能我自己發微博求助了。在天津住院的時候,遇到一個好心的病友,那個叔叔教我發微博、上網。有個志願者哥哥我第一次發微博的時候去看了我。
  崔博文的微博頭像上,他戴著口罩、穿著病號服。在介紹里他寫到:“我很想回到校園,醫生說我需要移植,請求大家關註”。
  崔博文曾經的主治醫生,中國醫學科學院血液病醫院的李洋醫生介紹,崔博文已經進行過藥物治療,但效果不理想,建議做骨髓移植手術。
  李洋:因為這個孩子用藥物治療效果不好。現在這段時間,因為他沒有條件做移植,中藥治療,效果也不好。據我們瞭解,估計得需要40萬左右,不是一個小數。他們家當時在住院的時候,也是經濟情況不是特別好,他爸爸當時在這看著孩子的時候,還在天津這找個臨時工打工,經濟情況不是特別好。他用過(ATG)那個治療,那就不少錢,至少得用了七八萬。
  崔博文對自己的病情、收到的捐助都很清楚,有著和13歲年齡不相仿的一種成熟。儘管還沒有最理想的“全相合”供者,但崔博文對移植手術,這個可能是最後辦法的手術,充滿期盼。
  崔博文:輸血、血小板,輸這些血製品也不給報銷,只有床位費能報銷。在我們這輸個血小板一次大概2000呢。血小板一周(輸一次),血14天15天(輸一次)。配型已經找好了。有一個臺灣的供者,和我配上了9個點,差一個點就是全相合了。還有我媽媽跟我半相合。
  在崔博文的微博賬號“@再障小患者崔博文”上,他把來看望他的人,他收到的捐款、衣物、課本、禮物都拍照曬出來,對幫助他的人說謝謝,向關註他的網友說謝謝。他說,現在各種捐款還剩大概2萬,有個哥哥要騎行幫他募集捐款。
  馮學文,90年生人,在浙江打工,愛好騎行。他決定用騎車到拉薩的方式來幫崔博文籌集手術費。
  馮學文:我是在微博上看到網友轉發他的求助微博,大概一個月之前吧。不是有微公益什麼的,看到我就會捐個一兩塊錢,多了我也沒有,捐不起。看到崔博文這個,他是獨生子,只有十幾歲,只上到三年級,就是想一個什麼形式,幫助這個小朋友。想用騎行的方式,號召網友給這個小朋友捐一下手術費。
  現在,馮學文已經到了山東泰安,和崔博文見了面,明天是六一兒童節了,他預備明早出發,送崔博文這個禮物。
  馮學文:我是打算六一兒童節這天開始,從泰安的東平縣,從他的醫院出發,一直往西邊走。我都準備好了。我沒找到願意跟我一塊去的人。確實挺辛苦的,但是騎的時間長了也還好吧,就是會曬得黑一點。我是在廠裡邊工作的,已經跟老闆請好假了,老闆很支持。
  馮學文:費用啊。裝備我都買好了。還有一些費用,我現在全部都是自付,如果這件事成功了,募集到足夠的善款。他們願意給我我就拿著,如果不願意給我我也不會要。  (原標題:90後從泰安騎車去拉薩 為給素不相識的少年治病募捐)
創作者介紹

ceiling fong

ysfuruvwo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