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名小伙7個老鴇,誘騙30多名女孩,到宜昌4個賣淫窩點賣淫。受害人最小的僅14歲,最大的也不過19歲。這個以22歲襄陽男子倪某為首的犯罪團夥,組織、引誘、介紹女孩賣淫,被公安部列為部督大案。襄陽警方歷時半年之久,抓獲15名嫌疑人,解救13名受害女孩。
  高一女生網戀被騙失蹤7天
  今年1月11日深夜,樊城公安分局來了一對焦急的夫婦,稱其女兒小麗(化名)已經失蹤一天多了,手機怎麼也打不通。
  小麗今年17歲,當時在襄陽某中學讀高一。民警來到學校,她的同學反映,小麗和一名男子網戀多時,很可能和男子出去玩了。民警調取的一段視頻顯示,1月10日中午,小麗在一賓館與一男子碰面後,乘車去了宜昌。這名男子,正是小麗的網戀男友曹某,今年18歲,樊城人。
  民警密切關註小麗和曹某的行蹤。直到1月17日,民警趕赴宜昌,在一齣租房內找到了小麗,但沒發現曹某的蹤跡。隨後,小麗回到了襄陽。“走的時候咋沒和家人說?小曹去哪了?”面對民警的一串串疑問,小麗不願多說,央求道:“不想和家人說,小曹不方便露面。”隨後,家長將小麗接走。
  不告而別,失蹤7天,小麗父母覺得其中必有隱情。反覆逼問下,小麗終於哭著說出了真相。她和曹某到宜昌後,曹某和她發生了性關係。隨後,曹某讓她出去坐台,她不願意,曹某就和他的同伴好言勸說。小麗依然不從,對方凶狠地威脅,她只好就範。
  小麗的父母心痛不已,一家人再次向警方報警。
  兩地警方聯手端掉4淫窩
  警方十分吃驚,當即將曹某列為網上逃犯。5月30日,曹某來到樊城人民廣場一網吧上網。他刷身份證時,露出了馬腳,收銀員報了警。正當他沉浸在游戲中時,民警趕到,將他擒獲。曹某供述稱,他和小麗談朋友是假,騙小麗到宜昌坐台是真。
  曹某怎樣走上這條路的呢?他交代,他有個同鄉叫倪某,今年才22歲,但出手闊綽,還買了一輛轎車。曹某很是羡慕,便讓倪某帶他一起發財。倪某給他支招:帶個女孩出去坐台,來錢很快。民警調查瞭解到,倪某並非單獨作案,他是團夥的頭目。這個團夥在網上勾引女生,然後以談朋友為名,將女生引誘至宜昌賣淫,受害人大多為未成年少女。案情重大,該案被列為公安部部督案件,樊城警方加大辦案力度,多次到宜昌偵查,發現被騙女孩被困在4個賣淫場所。
  7月11日,襄陽、宜昌兩地警方密切配合,一舉端掉4個淫窩,抓獲7名老鴇。打了草,驚了蛇。7月12日凌晨,倪某、龔某等15名男子,帶著13名被騙女孩,駕車回到襄陽。民警在高速路口佈下天羅地網,將15名嫌疑人全部抓獲,並解救了車上的13名女孩。
  部分女孩被洗腦稱願賣淫
  民警審訊發現,該團夥共有27名嫌疑人,包括20名小伙,此外還有7名老鴇。受害者則多達30餘人,基本來自襄陽,多數是未成年人,最小的僅14歲,最大的19歲。直到此時,不少被騙女孩還執迷不悟,竟然說:“我願意賺錢給他花。”
  嫌疑人是如何哄騙女孩的呢?受害人小琴今年只有15歲。去年11月,她被胡某騙到了宜昌,兩人游山玩水,過了幾天開心的日子。不料,胡某說變就變,很快露出了真面目。一天,他對小琴說,錢都花完了,要不出去坐台,這樣來錢快。小琴聽後大吃一驚,連聲拒絕。胡某依舊勸說:“街上那麼多人開好車,他們能有錢,我們為什麼不能?你坐台坐一段時間,等我們有錢了,就能過上和他們一樣的生活。”小琴依舊不聽。
  見這些招數不奏效,胡某又編出了一個大謊:讓小琴走這一步,並非他的本意,他的家族有遺傳病,他急需用錢做手術。小琴依舊沒有答應,但她愛著胡某,內心很糾結。又過了幾天,胡某亮出了殺手鐧:“不去坐台就分手,我把你的事抖摟出去,讓你身敗名裂。”就這樣,小琴的心理防線被徹底摧垮,乖乖地去接客。
  民警介紹,女孩們被騙到宜昌後,嫌疑人對他們“一勸二騙三威脅”,有的想逃跑還遭到毒打。時間長了,一些女孩被洗腦。
  賣淫團夥4人在逃
  民警介紹,倪某是團夥頭目,他不斷地發展下線,把女孩騙到宜昌的4個淫窩。
  當下線騙了一名女孩入伙後,倪某安排賣淫地點,老鴇會給倪某2000元介紹費。女孩收到嫖資,都要上交給老鴇,老鴇只與女孩的“男友”結賬。多數“男友”只給女孩一些零花錢。大多數女孩被解救出來時,身上並沒有多少錢。
  昨日,記者在襄陽第二看守所見到了賣淫團夥頭目倪某。他身體壯實,光頭,身著囚服,手戴鐐銬,臉上看不出悔意,還不斷地翻供。
  目前,倪某因涉嫌組織賣淫罪被批捕,該團夥還有4人在逃,警方仍在對他們實施抓捕。
  本版據《楚天都市報》新華社  (原標題:襄陽30餘名女孩被騙賣淫)
創作者介紹

ceiling fong

ysfuruvwo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