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11月26日電 據美國《紐約時報》26日報道,美國硅谷正源源不斷地貢獻出新的應用和服務,而這有賴於數十萬出生於外國的工程師的幫助。因此,十餘年來,科技行業一直在推動美國改革移民政策,以便允許更多具備技能的員工入境。就美國總統奧巴馬上周宣佈移民改革政令一事,美國科技行業的一些外來人員表示,奧巴馬採取的行動讓他們頗為振奮,這些舉措或許會讓他們在美國的生活和工作更輕鬆。
  報道稱,奧巴馬上周宣佈的移民方面的政令未能達到移民與業界領袖的期許。他們面臨的一些最棘手問題,必須要國會採取行動才能加以應對,例如加快獲取永久居留權的進程,以及為高技能科技業員工拿到更多的簽證名額。但科技行業的一些外來人員則表示,奧巴馬的移民政策會讓他們在美國過得更輕鬆。
  比如,奧巴馬提出的計劃中,有一項將給予創業人士一種特殊的創始人簽證,前提條件是從外部獲得融資。這對舊金山初創企業Zenefits的聯合創始人拉克斯•斯里尼(Laks Srini)來說,就頗具吸引力。
  眼下的情況是,美國在相關方面的法律規定十分荒誕不經。來自印度的斯里尼不得不讓自己的美國籍聯合創始人帕克•康拉德(Parker Conrad)正式聘請他擔任數據庫管理員,而目的只是將他的簽證從之前的雇主那裡轉出來,從而讓創建Zenefits成為可能。
  這家公司提供協助企業管理員工福利的在線服務。在不到兩年的時間里,兩人就令它成長為擁有450名員工的企業。
  可是,首席技術官斯里尼還是沒能把簽證升級為更為靈活的類別,從而與自己在公司發揮的作用相匹配。他正在申請被人戲稱為“我好棒”的傑出人才簽證。之所以有這樣的稱呼,是因為它實質上要求申請者符合十多項要求,以證明自己在領域內表現突出。
  Zenefits目前計劃,將一些本來會設在舊金山的工作崗位轉去渥太華,因為加拿大的移民法對從國外聘請工程師的規定要寬鬆許多。
  斯里尼表示,移民是個“棘手問題”,不過在華盛頓打來打去的政客們不明白的是,Zenefits每聘請一名外國工程師,就會同時雇佣10名以上的美國公民或永久居民來從事各項工作。
  奧巴馬政府提出的計劃中,還有兩項可能有益於Zenefits這樣的硅谷企業的招聘工作。
  首先是延長在美獲得理工科學位的人士畢業後在一家公司工作的時間限制。眼下,這類“選擇性實習”的期限為29個月。奧巴馬已指示移民機構的官員啟動正式程序,從而為這一項目設定更寬容的規定。
  新H-1B簽證目前的年度名額為8.5萬人,而延長時限將有助於企業聘請更多的員工。
  斯里尼稱,允許高科技簽證持有者的配偶工作的條款也會有所幫助。Zenefits流失了一些申請公司崗位的海外人才,因為他們的妻子不願放棄工作讓丈夫赴美工作。
  持有H-1B簽證的蘇格蘭人格林•莫里森(Glynn Morrison)是公司最早的員工之一。他表示,自己的妻子是韓國公民,來美近兩年後還是沒法工作。她想當會計,但是就連成為基本的簿記員也是不合法的。莫里森說,儘管妻子取得了學士學位,但她正在考慮單單為了取得工作許可而再拿一個學位。
  斯里尼和莫里森很可能會找到辦法長期待在美國,而荷蘭公民夏洛特•布魯格曼(Charlotte Brugman)的未來就沒那麼光明瞭。她在舊金山的一家小型非營利機構Samahope工作,而這家組織的工作是為發展中國家提供醫療服務。
  布魯格曼的丈夫是瑞士人,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念工商管理碩士。她說二人正在努力搞清楚奧巴馬的計劃對他們來說到底意味著什麼。
  布魯格曼的工作權與丈夫約翰內斯•科佩爾(Johannes Koppel)的簽證相關聯。作為富布賴特獎學金獲得者,科佩爾的簽證具有更多權限。伯克利分校商學院其他外國學生的配偶根本無法工作。
  雖然科佩爾正在與兩名美國聯合創始人創建一個網絡旅行初創公司,但是當他2015年完成商業學位的學習時,不知道他與妻子還能在美國待多久。在不改變簽證狀態的情況下,他們必須在18個月之後離開。
  科佩爾希望自己能滿足奧巴馬所提出的創始人簽證的標準。不過,根據目前發佈的具體信息,他或許陷入了類似“第二十二條軍規”的兩難境地:如果不能從投資者那裡籌集資金,他就很難拿到簽證;而如果投資者不知道創始人是否能留在美國,資金的籌集也將難以進行。
  報道指出,奧巴馬計劃的含糊性讓每個人感到困惑。既然奧巴馬無法在不通過國會的情況下解決最大問題的事實已經很明確,科技行業的人員表示,他們仍然不明白,奧巴馬的計劃究竟該如何實施。許多時候,奧巴馬都會提供一些寬泛的設想,然後讓各移民機構和各種任務組去把它們弄清楚。  (原標題:美媒:奧巴馬移民改革讓硅谷外籍雇員看到希望)
創作者介紹

ceiling fong

ysfuruvwo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